您现在的位置:

八卦 >

二次元页游在国内是个伪命题 它们以这样的方式生存着

《恋与制作人》尚且很难归类算不算一款二次元游戏,更何况今天的标题是页游,如果你认为这只是个蹭热点行为,那好像也无可厚非,只是我暂时无法举出比“引用恋与”更适合引出二次元页游的例子。

《恋与制作人》与《旅行青蛙》的火爆,在整个中国女性向游戏史上是从未有过的一刻。此后也实在无法想象有哪款游戏能够如此疯狂的掀起女孩们的追捧,而且我还把范围从乙女扩大到了整个女性向市场,如果说我们真的有女性向游戏史的话。

《恋与制作人》尚且很难归类算不算一款二次元游戏,更何况今天的标题是页游,如果你认为这只是个蹭热点行为,那好像也无可厚非,只是我暂时无法举出比“引用恋与”更适合引出二次元页游的例子。很简单,不论《恋与制作人》在游戏中到底怎么归类,但是任何人都绝对无法否认,它确实成功的放大了二次元游戏最大的卖点,而这个卖点也是大部分制作公司都求而不得同时玩家们也明知故氪的根源——设定。

这个豪华扩充加强版的“橙光游戏”《恋与制作人》,不仅仅是单纯的AVG恋爱游戏,它以恋爱+当制作人两个元素组成,模拟经营自己的影视公司,还要模拟经营与四个男主角的感情。而故事的世界观也搬到了超现实舞台,男主角甚至有不同的超能力,但它又不完全架空,游戏里甚至还有微信朋友圈,你可以在朋友圈跟男神们互动,非常真实,不用担心结局和分支什么的,绝对的玛丽苏。

但这又不是探讨恋与为什么能成功的文章,引用它只是想说明,它选择了对的时间,对的卖点,对的受众,对的平台。尤其是,当高质量的符合国内女性喜好的乙女游戏在基本上完全空缺的时候,恋与让每个人看到了这个市场巨大的红利,如果从二次元游戏的角度来说,这款游戏可谓恰好吧人设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基本上粉丝制作的视频或者微博上的讨论都集中在围绕四个男主的感情故事中,关于游戏本身的玩法讨论基本看不见)。

如果说《恋与制作人》是二次元和女性向市场的又一爆款神作的话,那么在国内有这样一些二次元游戏,以一癫痫怎样才能治疗好种如今看来恐怕有点匪夷所思的方式生存着。

你知道DMM有多少18X,不对,多努力吗?

是的,有这样一些二次元游戏,看到“二次元起源”日本是靠页游发家致富之后,试图也想在国内也做做看二次元页游,至少一部分游戏是这样的心态。

但是国内并没有DMM这样的平台,不如说DMM这个奇葩也实在是托固守传统的日本玩家之福才发家致富的。DMM的整个崛起之路都离不开“成人色情”这样的关键词,成人电影起家,成人音画售卖平台,以及只有日本本国IP才能看得见的R18“里世界”。曾经叱咤一方的日本成人游戏也因为免费游戏以及日益丰富的娱乐方式的冲击,而一度增长停滞,从而潜移默化的促使DMM的流量增加。

但是抛开平台,日本玩家一直以来对翻盖手机的执念,对游戏氪金的习惯才是页游能够得以神奇般壮大的最大助力。DMM于2012年推出的《舰队collection》,将“娘化”、“拟人”推向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新纪元,不仅在各大漫展上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也影响了后来者无数。虽然在中国遭遇了水土不服,但也为后来的《战舰少女》等人气手游提供了借鉴,让“拟人”这个风潮成功的吹遍了神州大地。而页游在国内改编成手游,也成了一条康庄大道。

保持内核,换个包装

明白了日本页游的江湖地位之后,国内的二次元页游确实显得滑稽了一些,倒也确实甚少有人敢跨入这个领域,大家的做法通常是,购买IP,获得官 方授权,或者效仿某种形式,然后改编成手游。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手游大国,确实很难有比这更明智的方法。

不过先驱者们依然已经快要消失在历史洪流中,如今这个繁荣局面,其实来得并不容易。

曾经有一款上古二次元游戏——《扩散性百万亚瑟王》,在当时被调侃成“百万氪金王”。是的,相比之现在遍吸烟以及喝酒能够引发癫痫病的发作吗?布满地的氪金文化,在当年能把氪金这个属性作为的雅号,足见得它真的能称得上是上古游戏了。总之,在仍是上古时期的二次元游戏阶段,国内已经有一款名为《星纪元》的游戏看到了某种契机。这款付出了大量心血,请了无数一线画师绘制立绘及场景,绝对正统的二次元游戏最后并没有上线,但它曾经想变成中国的百万氪金王,它是最早一批效仿《扩散性百万亚瑟王》的游戏,也是国内最超前的二次元游戏之一。

《星纪元》当时只是想照搬日本二次元游戏的路子,甚至为自己准备了手游版和页游版这样纯粹日式的套餐,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国内市场走的完全是另一条道路。

如今我们还是能想起《刀剑乱舞-ONLINE-》、《一血万杰》、《战舰少女R》这类在国内大放异彩的游戏,但它们最终都乖乖的变成了手游,似乎只有手游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从上到下依次为《刀剑乱舞-ONLINE-》、《一血万杰》、《战舰少女R》

貌合神离

二次元页游当然也是存在着的,它们各自以自己的方式生存着。

有一家叫做火元素的游戏公司,在它的官 网上能看到不少页游,其中《王者召唤》是目前运作得最好的一款。它甚至在土耳其、德国、日本等都推出了海外版。据官 方说法所称,他们是想趁页游增量超出厂商撤出的速度这一点,抓住这一波尾巴上的红利。这倒也无可厚非,并且《王者召唤》还与腾讯曾经有着深度合作,登陆过QQ游戏而这样做是为了利用QQ游戏的卡牌玩家基础。

新乡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

这样目的明确的二次元页游也不是很少见,比如你现在并不能查到的一个叫做萌坑游戏的平台,虽然它想要运作一个集页游、手游、团购、动漫制作、原创音乐为一体的平台的愿景并没有实现,但是它确实产出过一款名叫《希望物语》的二次元页游,看画面似乎还有点《魔力宝贝》的影子。

然而大部分厂商并没有这样的行动力,更多的是抄袭了《崩坏学园2》的《闪弹少女》,也不知道有没有授权的《死神狂潮》。更多的则转入H5游戏,趁着H5热抢占一波红利,至于是否是二次元题材则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于是二次元页游在国内几乎成了游戏中的边缘群体。

页游《闪弹少女》

风云互动《斗罗大陆》页游制作人陈丞是这样说的,“页游的目前运营模式与二次元用户的维护模式相违背,页游的强项恰巧是二次元用户所抵制的地方”;

幻萌网络CEO丁兴涛则从二次元渠道的角度给了不同的见解,“朋友网,人人网,是可以运营二次元的,但sns社区没落了,页游没有二次元渠道”。

这两种观点分别从国产页游市场以及二次元市场的角度给出了解读,它们揭示了一些行业的生存现象,同时也指向了那个殊途同归的结局——页游和二次元还是很难共存一体。这是一个IP原著方与整个市场都无暇顾及的空白区,它还在二次元游戏最开始在国内涌现的老路上,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光明。

跳脱枷锁,可能是融入它的最明智的方式

这里的“二次元页游”可能得打上个引号,但不是嘲讽的那种,而是它们在国内可能几乎都在以变体的形式生存,就像上文提到的购买二次元页游IP,仿造热门页游模式,或者利用一下页游市场的某个红利区域。但尽管如此,我还是找到了另外一些铜仁癫痫病要治疗多久惊喜。

曾经风靡一时的《冒险与挖矿》称得上是一款二次元游戏,不是那种卖人设和立绘的,而是类似《克鲁赛德战记》那样玩法和受众群偏向宅群体喜好的游戏,虽然它像其他二次元游戏那样有无数的出场人物,但却没有把重点放在立绘上,而它曾经就是一款网页游戏。《冒险与挖矿》算得上是页游转型手游中做得最好的一批了,不论口碑还是冰冷的商业化程度。

页游版的《冒险与挖矿》

那段时间还出现了《地下城堡》这款游戏,不过它很大程度上借鉴了《小黑屋》这款放置游戏,而《小黑屋》几乎称得上是放置游戏最早一批崛起的象征。

同样的曾经有一款国产网页构筑型卡牌游戏《卡牌冒险者》也产生过一段小波澜,关于这款卡牌游戏,你可以把它想象成类似《炉石传说》那样的游戏,但实际上又有所不同,跟前段时间风靡一时的Slay the Spire倒是同一种类型,总体来说,是一种在构筑型卡牌游戏中很有名的类别。而有一款备受争议的手游《月圆之夜》就与它非常相似,这确实跟《地下城堡》一样不怎么光彩,但后续《月圆之夜》的开发商已经跟《卡牌冒险者》的作者达成了合作关系,至少这款优秀的独立制作的网页游戏得到了传承。

《卡牌冒险者》

本文无意过多的深究它们在道德层面的得失,但至少它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共通点——曾经是一款老派的flash游戏。是的,这几款不同程度上获得成功的游戏,甚至不能说是二次元游戏,它们跳脱了抽卡游戏的框架,反倒是从flash游戏进化而来,它们更小众但并不特殊。它们没有为自己戴上“二次元游戏”的镣铐,只是好玩的游戏,仅此而已。

© xinwen.ystxf.com  南充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