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 >

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五四一 盐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给朱顺结完账,并且把周桐他们几个人的钱一结,我们酒楼装修的这个活,就算是彻底结束了,剩下的开业那些事,主要都是由二哥处理,我也不怎么关心,开车去镇上给葫芦哥他们买了一些吃的和生活用品之后,直接开车返回了关押高金的那个村子。

    折腾了一天,等我返回院子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我把车开进院子,刚一下车,就听见高金那个房间传来了史一刚不断地喝骂声,顿时皱眉,向门口蹲着抽烟的杨涛走了过去:“里面又怎么了?”

    “妈的,咱们让高金给耍了!”杨涛叼着烟,愤懑的骂了一句。

    “怎么回事?”

    “高金这个老王八蛋,之前说好了是要配合咱们,结果喝完水,睡足觉以后,睁开眼睛就变卦了,依然是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哦!”听杨涛这么一说,我点了点头,也并没怎么生气,之前葫芦哥说得对,对于高金这种人,我压根就没指望他能那么痛快,就把大潘的消息透露给我们,如果他那么容易就把大潘给卖了,别说大潘不敢用他,那连我们都不敢相信他话语的真伪,我听见房间里只有史一刚的叫骂,有点好奇:“葫芦哥呢?”

    “他用史一刚的手机聊微信,跟隔壁村的一个单身老娘们聊上了,那个老娘们家里这几天正在秋收呢,葫芦哥去她家,帮忙收玉米了。”杨涛有点无奈:“这俩人,一个老不正经一个小不正经,一点招没有。”

    “算了,葫芦哥那么大年龄了,平时泡个妞啥的,咱们也得理解,万一俩人成就一段黄昏恋,咱们还算帮了他呢。”在杨涛他们的眼里,葫芦哥就是一个满嘴跑火车,而且还比较骚的中年男人,但是我跟葫芦哥去过他父亲的墓地,也知道他背后纹身的意义,虽然不知道葫芦哥以前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我清楚的是,现在的三葫芦,绝对不是当初那个满心想打拼出一个未来,守着老婆孩子生活的人。

    “你真能癫痫病怎么治治疗扯犊子,葫芦哥才多大啊,就被你说成黄昏恋了。”杨涛在地上捻灭了烟头:“你回来买吃的了吗?”

    我把车钥匙地给杨涛:“买了些熟食,还带了点酒,都在后备箱呢。”

    “行,那你在这看着吧,我去吃点肉,这阵子吃素给我吃的,都想啃自己脚后跟了!”杨涛走了几步,想了想又不放心的回头:“你盯着史一刚点,高金这次出尔反尔,给他气得够呛,他都祸害高金一下午了,别出什么事。”

    “好!”我点了点头,直接推门走进了厢房里。

    我一进门,就看见高金在炕上躺着呢,他双脚被胶带绑着,一只手被铐在暖气管子上,能自由活动的那只手,则是掐着一根点燃的烟,此时高金的脸上全是鼻涕和眼泪,看起来要多埋汰有多埋汰,我有些意外的看着高金,当初葫芦哥拿电棍出溜他,他都没哭,怎么此时史一刚给他烟抽,他还哭了呢,感动的?

    “艹你大爷的,你给我继续抽!”还没等我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史一刚伸手就在高金的脚心上碰了一下,随后高金的身体本能一哆嗦,颤颤巍巍的抽了口烟,我仔细一看才发现,史一刚手里正攥着一根绣花针,而高金的脚心上,则密密麻麻的全是针眼。

    “哎,你这是干啥呢?”我看见史一刚用针扎高金的脚心,还不断地逼他抽烟,有些好奇,伸手探起了一支烟,掏出了打火机。

    “哎,别……”

    ‘啪!’

    史一刚话音落,我嘴里的烟也跟着点燃,随后一股辛辣的味道直冲咽喉,还没等我咳出来,脑瓜子跟着就是一阵轰响,然后鼻涕眼泪哗的一下就都出来了,这烟我刚抽了一口,嗓子就像被火烧了一样,直接拿起了旁边的水碗。

    “……哎!”

    没等史一刚话说出口,杯里的水被我一口灌下去了大半碗。

   &nbs锦州市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p;‘噗!’

    水刚一接触舌头,我一下就喷了出来,随后“呕”的一声就吐了。

    五分钟后。

    “好点没?”史一刚递给我半瓶矿泉水,言语关切的问了一句。

    “艹你大爷,你那烟里放的是什么东西?”我被史一刚那根烟呛的,直到现在还嗓子疼,尤其是喝了那碗盐水之后,嗓子都哑了。

    “也没什么东西,我往里面掺了点薄荷叶,然后挤了点芥末,对了,还有几粒花椒。”史一刚呲牙看着我:“怎么样,够劲吧,这一下午,我都逼着高金抽了四五根了。”

    “你说你闲的没事,祸害他干啥。”我擦了擦脑门上因为呕吐而出的冷汗:“像他这种人,既然决定了不说话,你就算是整死他,他也不会开口的。”

    “他说不说是他的事,但我必须得把这口恶气除了,你别忘了,这个大潘当初可是想要过你的命!”提起这件事,史一刚就恨的咬牙切齿。

    “这种人的确不值得可怜。”想到大潘那些下作手段,我也心生厌恶。

    “所以啊,不管高金说不说,我都得把自己心里这口恶气出了!”史一刚志得意满的看着我:“我跟你说,我现在做的这一切,才刚开始,往后我的手段还多着呢。”

    “你的手段?”我被史一刚逗笑了:“给他灌盐水啊?”

    “那个盐水不是给他喝的,是我怕他脚上的针眼感染,给他洗脚用的,每扎几下,我就会把他的脚放在那个碗里泡一下,我跟你说,我都想好了,下一步我就给高金的食物里搀伟哥,然后成天给他看小电影,憋死这个b养的。”

    听见史一刚的话,我脸色一变:“你是说,我刚才喝的那碗水,是给高金洗脚的?”

    史一刚一脸茫然:“你把那昆明哪家癫痫医院好个水喝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看见呢?”

    “哇!”

    刚刚缓和过来一点的我,又吐了。

    ……

    接下来的几天里,东哥跟二哥他们始终没有来过这个院子,都在龙城那边如火如荼的准备着酒楼开业的事,而葫芦哥们我就住在这个小院子里,每天百无聊赖的等待,不,葫芦哥应该不属于此列,因为他用史一刚的微信,不断撩拨着附近的单身妇女,几乎每天都会出去一段时间,帮人收庄稼,虽然高金的事没什么进展,可葫芦哥是真心被晒黑了,跟他妈个煤球似的。

    四天的时间下来,也不知道是承受不了史一刚的折磨,还是感觉到大潘真的不回来营救自己了,高金也慢慢开口,逐渐交代出了大潘那边的事,但都是手下那些小掌柜的事,还有几个小赌场运营的情况,跟我之前在潘海那里了解的差不多,也足见高金没有撒谎,不过关于大潘的事,他依旧只字不提。

    不知不觉的,时间就到了酒楼开业的前一天。

    这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有些难受,毕竟我们在龙城混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有了自己的产业,而酒楼开业的时候,我竟然不能在现场,心里多少是有一些落差的。

    我这边正躺着呢,葫芦哥笑呵呵的进了房间:“想啥呢?”

    “没事,犯愁台湾岛什么时候回归呢。”我咧嘴一笑,递过去了一支烟。

    “明天早上,你带着小涛和史一刚回去吧。”

    “回去?”我看着葫芦哥:“那高金这边怎么办?”

    “放心吧,他最近被史一刚折磨的,都快精神失常了,而且人一旦打开了话匣子,那些埋在心底的秘密,也就隐藏不了多久了,他吐口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没必要再留下这么多人看着他了。”

  &nb秦皇岛治癫痫有效医院sp; “万一大潘的人找来怎么办?”

    “这个地方除了咱们内部的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就算公司有内鬼,大潘都不可能找到这个地方,你回去吧,毕竟酒楼是你亲自装修的,如果开业的时候不在场,你心里能舒服吗?”

    听见葫芦哥这么说,我有些松动:“那你不回去啊?”

    “我就算了,年纪大了,不喜欢热闹了,再说当年我们跟康老大在一起的时候,什么大阵势没见过啊……”提起以前的事,葫芦哥自己都愣住了,随后自嘲的一笑:“算了,不提了。”

    “你要这么说,我明天可真的回去了!”我毕竟还是贪玩的年龄,所以对于开业的事,心里还是很憧憬的。

    “去吧。”葫芦哥随意的摆了摆手:“这边我自己能应付,你们暂时也不用过来了,高金是个硬骨头,靠武力很难让他开口,正好你们走了,我好好跟他唠唠,试试用情感去感化他。”

    “哈哈,你不怕他像沈阳那个人妖一样,怼你屁股啊!”

    “滚,少跟我扯淡!”提起沈阳的事,葫芦哥我们俩对视一眼,全都笑了。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的起了床,带着史一刚和杨涛赶回了工地,随后在宿舍里换好了张琳跟我买的那一套价值数万的行头,对着镜子摆弄了半天,转身对她抛了个媚眼:“怎么样,帅吧!”

    “还不错。”张琳躺在被窝里,打量了我半天,很认真的品评了一句。

    “那必须的,毕竟哥底子好。”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起来吧,咱们俩一起去。”

    “算了,你自己走吧,我就不去了。”张琳向上拉扯了一下被角:“我这个人不喜欢热闹,也不喜欢那个闵妍。”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txf.com  南充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