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单品 >

骑士武装系统最新章节_ 第三卷 边境破晓 第二十章 少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次晨,武离被一阵滑腻的触感激醒,耳边也模糊地响起一阵“滋滋”水声。

    一低头,正好与一双妩媚的大眼睛相视。

    “硬是要把我榨干才好?”

    武离正说着,姬梓瞳便松了口,接着只见被褥之下一阵涌动,她将自己那如火爆裂的好身材整个扑在了对方身上。

    “时候也不早了,我这不是在叫你起床嘛……”

    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上午十点。

    往常来说,这正是武离睡得香甜的时候……

    昨天又跟姬梓瞳这个女人折腾到凌晨,具体时间武离不记得了,只觉着时候很晚,抑或者说……是很早。

    望着面前那张妖媚的面孔,武离忽然感觉胯骨之下的脏器一阵抽痛,好似肾脏马上就要寿终正寝……

    “亲爱的……”这么一句轻声的呼唤,却是听得武离一阵哆嗦。

    姬梓瞳轻轻舔舐着武离的耳垂,悄声诱惑道“要不要来晨练?”

    说完,她忽然微微仰身,猛地将武离的脑袋摁进了自己两座山峰之间。

    被褥又是一阵激烈的翻涌,半晌,武离忽然发力将她推了开来,跟着飞速下床向着洗漱间奔去。

    再不跑命都没了!

    望着那蹒跚散乱的步伐,姬梓瞳撑起侧脸,轻咬下唇勾起了嘴角。

    得赶紧让他突破二阶了,不然以他现在这个身体强度,真的会有些扛不住。

    好在武离并不知道她现在心中所想,不然怕是要当场跟她拼个你死我活了……

    一番洗漱,武离竟是花了大半个钟才弄完,要不是姬梓瞳老是在身后使坏,这摸摸、那亲亲,他早就三下五除二完事儿了。

    期间姬梓瞳还想扒他裤子埋头做些羞羞的事情,也被他以死相逼挡了下来。

    一阵卿卿我我过后,武离两人一同梳洗完毕走出了房间。

  北京治疗癫痫好的办法;  电梯内,姬梓瞳忽然说道“我给你安排了一节‘能力学’课程,知道你没什么兴趣,不过好歹也入了这行了,算是了解一下基本知识,去看看吧。”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了解的,光看你们几个不就够了?”

    武离这货也是天生的杠精,无论同不同意,总要说点无关紧要的屁话来给别人添堵。

    姬梓瞳也对他这种怀性格了若指掌,便搭上了武离的肩膀,像个流氓似的调侃道“你在我这儿了解的也只有床上功夫,你打算靠这些技巧打遍天下无敌手?”

    似是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武离狠狠地打了个寒颤,习惯性地服了软“得嘞,你说啥就是啥……”

    两人说着,电梯发出一声“叮”响,门将开之时,姬梓瞳忽然揪住了武离的衣领。

    接着,是个绵长热烈的吻。

    武离也只能认命一般的被动回应着,直至门开,姬梓瞳才飞速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将他晾在了原地。

    “上完课之后来找我,我带你去看点好东西,对你有好处的,可千万别不来……”

    说着姬梓瞳仍是没有回头,只是抬起右手作虚握状,跟着慢慢握紧,同时说道“你要敢不来,我就……”

    “让你好看!”

    武离心中一顿,却还是强忍着惧意扯着喉咙喊道“知道了,怨妇!”

    电梯门再次关闭,武离随手摁了一下电梯上的触碰钮,到达姬梓瞳告诉他的楼层之后,向着她指定的房间方位走去。

    我之前一直想逃离这个鸟地方,果然是个极其正确的想法!

    想着想着,心中向往自由的鸟儿开始蠢蠢欲动,武离又掏出了他那支老式的手机,拨出了上面唯一的号码。

    半晌,电话接通,里面传来了一道略显烦躁的少年音“谁啊?”

    “是我!”

    “丫谁?”

    武离在走廊中悠悠闲逛着,忽然恶狠狠地说道“信不信老子去鲁府揍你小子!”

    他这副面目狰狞的样貌,吓得走廊中游走的人们颤了一下,接着俱是用“在治疗癫痫病的时候应该要用什么样的治疗方法?这傻逼是谁?”的眼神盯了他半晌。

    没有去关注别人的目光,武离沉声问道“知道老子是谁了吧?”

    “是你啊?怎么了?在‘炎黄’过得舒服吗?”

    说到“炎黄”这个词的时候,电话中忽然又响起一阵瓶瓶罐罐落地声响,少年的歇斯底里从电话之中传来“妈个鸡的不是让你别从里面打电话过来了吗?算我求你了中不中?就这样,挂了!”

    “不用了!”

    武离迅速喊住了电话那方的人,接着快速说道“我在这边有关系,没人会头铁来查我的。”

    这倒是出乎少年的意料,他迅速问道“什么关系这么铁?连隐藏于编制之下的暴力机关都不敢动你?你爸是组织老大啊?”

    “我不是,我一哥们儿他老爸是,不过这些也不重要,主要是我的关系比较硬,比铁还硬的那种。”

    少年懵了,还能有比这更硬的关系?

    “这边有个权力不下于组织老大的女人,是我姘头。”

    论不要脸方面的造诣,武离这货早已炉火纯青,这种瞎话,是信手拈来。

    “嘎~”

    电话中的少年似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头,发出了一声被掐住脖子一般的怪异声响。

    接着便听他咆哮道“那你丫的叫我给你排个鸡毛的逃跑计划啊!直接往外走不就结了?还有人敢拦?怕是脑子进屎了才敢拦你吧?”

    慢慢将手机放回耳畔,武离悠悠道“激动个啥呀?我也没说不能出去了呀?”

    少年“……”

    不等对方吐槽些什么,武离迅速问道“说到这个我想问你个事儿,我之前是不是叫你帮我找过人?”

    “嗯,怎么?你自己有线索了?”

    “没有,我就想问你,那人……叫什么来着?”

    “……唬我很好玩是吧?”

    “说真的……”说着,武离忽然停下脚步,就地靠在了墙面,惆怅道“上回去魔都发生了一些情况,导致我……呃,说起来可能有些魔幻啊,我失患上癫痫病的人需要注意什么呢?忆了。”

    “……”

    对面又是一阵良久的沉默,接着才听他说道“怎么?脑子瓦特了?”

    而后,电话中便传来一阵杠铃般的笑声。

    瞪着死鱼眼,武离轻声道“我等会去买机票,大概下午就能到鲁府。”

    “咳咳~”电话中的少年当即清了清嗓子,正色答道“封月琳,听你说是个对你很重要的女人。”

    “封月琳……”呢喃了半晌,武离却是对这个名字没有丝毫的映像。

    越是细想,脑中却是越加刺痛,令人难以集中精神。

    “呼~”轻吁一口气,武离停止了毫无作为的瞎想,再次提步向着姬梓瞳指示的方位走去。

    “好吧,虽然还是记不起来,但好歹还是知道了一个名字,算是有收获。”

    跟着他话锋一转,又问道“话说你小子今天挺烦躁啊?发生什么了?”

    “甭提了!我老妈更年期发作,最近一直说我‘网瘾’啊,‘需要治疗’啊之类的疯言疯语,还老嘀咕什么‘杨教授’什么的,都不知道她想干啥,只知道一天到晚找我的茬!真羡慕你们这些没爸妈的,都不用经历这些糟心事儿。”

    “呵呵。”武离干笑一声,“妈的智障!”

    说完,他挂了电话,不给对方留一丝反驳的余地。

    收起电话,武离抬头看向了眼前的房门。

    “‘能力学’……取的名字倒还有点严谨,就是不知道教学质量怎么样了,读书啊……好像还从来没有经历过呢。”

    心中自嘲着,武离推开了房门。

    “嚯~看来咱们又迎来了一位新同学,我看看是……”

    刚一进门,武离就听到了一道极其熟悉的声线。

    这声音刚说到一半,便似被狠狠掐断一般顿了下来。

    武离抬头看去,是个身材高挑惹火的美人,她身着着性感撩人的大红色ol短裙装,一双美腿即使是在昏暗的环境之下也是那么白皙透亮、夺人眼球。

&nb宝宝癫痫的治疗方法sp;   手中紧握着长长的戒尺,轻轻撑着讲台,那女人的身材仅仅是通过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便展现得淋漓尽致。

    若是换做往常,武离兴许会眼前一亮,只可惜……这女人是祝清浊。

    “不好意思,走错了。”

    话音一落,武离看都没看房间内的布局,径直转身便欲走出去。

    呼~嘭!

    灼热的炎风从耳畔划过,面前的房门也是骤然合上,祝清浊非常突兀地出现在了那个位置。

    她轻轻转身,将手中戒尺顶在了武离的胸膛,一边向前踱步一边说道“武离同学是吧?我的课表上有你的名字,你没走错。”

    “什么武离?谁是武离?我想你认错人了。”

    不由自主地后退着,武离张口就来,瞎话说着眼睛都不带眨的。

    “离总!”

    只可惜,总有一些意外会在生活中大喊“德玛西亚”,然后冲上来把你的脸打得啪啪响。

    武离虚起眼神回头望去,才见在角落的位置正有一人站起身来向他挥着手。

    是郁阳旭。

    这间房间是一种类似大学阶梯式教室的设计,今天来的人也不可谓不多,于是乎,小小的插曲便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人就是武离?”

    “看这样子应该是了,这小子最近可是风头正盛呐!各种八卦都快把我耳朵听出茧子来了。”

    “都说清浊姐对瞳姐一往情深,这小子又跟瞳姐闹出这么多绯闻,也难怪……”

    “快闭嘴,你想被烧成灰吗?什么话不该说心里没点儿数啊?”

    “是是是,是我嘴欠!”

    望着眼前祝清浊似笑非笑的表情,耳边传来一些流言蜚语。

    此刻,武离蓦然想起了一些非常不好的东西——烤香肠!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txf.com  南充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